火冷灯稀雪昏昏

自言自语者。

你越是怀念过去,你就越软弱。

杨好知道他现在不能软弱,但是人在遭受重大变故的时候总会想要抓住点什么,好像这样就抓住了一点点与世界的联系。杨好还需要这些联系来拉住他,使他不至于像个游荡的孤魂野鬼。他已经失去奶奶了,如果还有他把兄弟情义统统扔在那个该死的古潼京,那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,所以他去向霍道夫寻求帮助。就算霍道夫会将他拖进更残酷的深渊也无所谓了,杨好所要的不过是一点点用来证明他还算不上孤身一人的温暖,即使是虚假的温度也要去拥抱。

于是霍道夫给了他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和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

萧语_桂华流瓦:

想吃小论文:

超链接!

🌖:

好强!!🐴

山吞:

奶粉钱呢:

荔•枝•枝•汁⌚️:

🥞糍糕糕:

太强了

白止:

?!

奥德丽先生♡:

m

安妮的橙子猫:

Keltham:

叶墨言:

颓插:

马了

san.芷羊:

太强了

🌟五氧化二凌🌙:

🐴!

腌·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:

这什么?!!救星吗?!!!

💥一个恭而🍵:

哇手机可以做到吗😂🙏🏻不用每次上电脑了……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药房里难得清静,我看着她围着药炉忙忙碌碌,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:“后悔吗?”

开口后我便后悔了,前因后果都没说清,她怎会知道我在问什么,不过是叫她一心有了二念,打扰了她手头的事。

她的动作顿了一下,然后又继续忙碌着。烟雾缭绕中缠着一句淡淡的话。

她说,不后悔。

无意义片段
巧咖

      “你说我们俩会不会有个孩子?”

      巧克力从咖啡身后用双臂圈住了他的腰,然后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,以一种极其放松的姿势挂在咖啡的身上。

      然而撒旦的店长先生拒绝了爱人的撒娇:“一,你是男性;二,我也是男性。”巧克力的怀抱里留出的空余不大,咖啡小幅度地摆了摆手臂,示意巧克力将手放松一些,好让他将手中擦干净的咖啡杯放进壁橱。“或许,你可以等寄宿在摩卡咖啡里的飨灵苏醒,让他喊你做父亲。”

      巧克力略带不满地轻哼了一声,拥抱咖啡的手臂稍稍加大了些力度。“我想要的是,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*摩卡咖啡含有鲜奶油和牛奶。